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仁仔 | 9th Jan 2014, 6:10 AM | 創作 | (70 Reads)

昨日南加州的 "風暴", 來去匆匆。加州少有真正的風暴,與芝加哥連天風雪咆哮,真乃小巫見大巫。 

晚上一場大雪,大熊湖位於海拔七千尺的 Snow Summit 平白添多了三寸天然雪,雪降落至三千五百尺的高度。無論走哪條路,開車上「雪峰」都需要雪鍊。 

利用孩子放寒假之便,我們一家四口上山滑雪。這是我家的傳統,孩子幾歲大的時候,我就帶他們上山玩雪,渡天倫之樂了。


今日,加州滑雪勝地大熊湖紅裝素裹;碧藍色的天空,清新的空氣,友善的滑雪人,好客的生意人,令我感覺得這個世界真美好。 

夫妻倆站在山腳,手拿著立刻就會冷卻的熱朱古力,口中呼出熱烘烘的暖氣,看白雪皚暟,滑雪健兒從山頂踏雪飛下來,雪花飛舞。他們的動作矯健,色彩繽紛的雪衣把這林海雪原襯托得生機勃勃。有長毛歌者奏出最流行的動感音樂,高音大喇叭把他的歌聲響徹山頭,長毛要将山神喚醒。 

這年輕人的運動,我十年前已經宣告退役,我的老婆今年也退役了,她不再想跟著兒子從山上滑下來。我倆在山腳尋找兒子們,舉頭望穿秋水,偶爾看到他們雄姿英發,左閃右閃地飛滑下來,夫妻倆興高采烈地大喊:「Alan Alan, Adam Adam !」他們哪裡聽得到。 

還在不久之前,我曾經在山腳的小斜坡下接兒子,他們坐在大輪肽上滾下來,那紅通通可愛的小面孔,小手戴上小手套。。。 

兒子告訴我,東部的同學愛 ski, 西部的同學愛 snow board, 東部的同學認為 ski 才夠 class。我教兒子,高級低級全要懂,ski or snow board 兩樣都要會。

「天階夜色凉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天還沒亮,夫妻在湖邊散步,夜涼人靜時看繁星流動。積雪成霜,腳一滑就摔交,如果跌到湖裡,那可不是講玩的。

太陽出來了,晨曦讓星星消失在天際。大熊湖碧波蕩漾,野鴨覓食。有一善心少年在餵鴨子。陽光照耀下,鴨頭可以變色,由綠變藍,又由藍變成綠,漂亮極了。這兒的野鴨與人和諧共存。人站在鴨群中餵食,就像在鄉下餵雞。 

突然間想起多年前在西雅圖。秋季開獵,我穿著深綠色的軍服,隱藏在近郊印地安人水塘的蘆葦中,等待一群群水鴨從天邊飛來,它們飛得真快。霎時間槍聲四起,我仿佛聽到人們在放鞭炮,獵鴨人歡天喜地迎接新年。「啪啪啪!」,我在寒風凜冽下舉槍謀殺,水鴨悲鳴,掉落塘中,身旁那訓練有素的chocolate lab 應聲撲出,游到水中央把獵物用口擔回來。我記得那水鴨的品種正是今天湖邊的野鴨。 

雖然趣味不同,狩獵與滑雪都是很好的運動。而今我年華漸老,趣味改變了,狩獵與滑雪已不再是吾之所好。反而清晨湖邊餵鴨,更有「禪意」。 

一家約定明年冬至時候,聖誕節來臨前的週末,再來大熊湖。他們來滑雪,我來餵野鴨。 

Don 2013 聖誕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