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仁仔 | 2nd Nov 2012, 5:27 AM | 創作 | (325 Reads)

灣區行與農民的一席話,題目「遊船河」。


我和他聊起由我組織的2010年阿拉斯加行,旅途相當成功。就算最慬finer things的德爺,也很滿意。

我驚嘆; 年輕時, 大家為學費和女朋友擔憂。年壯時,大家為生活和兒女奔波。現在步入老年,一切鬆綁。是遊船河的時候。白天看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在繁星流動的夜晚,大家站在船頭,等待美麗的北極光劃空而過。那源源不絕的美食,每一天都有多少變化。吃完可以再吃, 令我想起非洲還有吃不飽的人。遊輪不時開到海港, 大煙囪嗚嗚聲響, 泊船上岸,看風土人情,走動走動。我懶惰,有可能在房間蒙頭大睡,上岸都懶。

以上些都不是成功的主要原因。舊時求學期間的一班朋友, 找個地方聚會幾天。不必做飯,不必洗碗。更不必行到喊救命。大家天南地北地聊天,講笑。談悶了,打四圈麻雀,下盤棋,玩橋牌,打乒乓球。晚上,看看表演, 在酒吧飲兩杯,就算飲到啤啤哹。也不害怕警察抄牌。講句老實話,我們這班老鬼,同老婆的荷爾蒙只剩幾滴,與老婆的交流也超越了頂峰,這時候夫妻倆在船上,可以各適其所選擇自己的爱好, 女的學習插花,烹飪,時尚。男的學習影相,電腦,藝術。或跟着才子,在餐廳繼續「大食」.

不妨嘗試,自己一人躺在甲板的長椅子上,欣賞碧海藍天,海鷗飛翔, 正當在詩情畫意, 心曠神怡的時候., 大自然忽然玩嘢, 風雲突變,聽到驚濤裂岸, 狂風激起海浪有如雪擁。翻讀江紹倫教授的新書 “中國詩人不朽句” , 讀到杜甫 “旅夜書懷” 的英譯。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Reflections in an Inn

Short grass thrive on riverbanks cooled by breezes
Alone a tall mass stands on a boat in darkness
A sky decorated by low stars sets the plain wide
The bright moon heaves up the river’s rolling tide

My fame is not built by my writings at will
Retirement from public office is natural when old and ill
How free it feels doing little I wonder
Like a water bird between sky and land hovers

有一隻海鷗,獨自在昏暗的天空上翱翔。我會想,哈!杜甫。這唐朝偉大的詩人,你這 ” 旅夜書懷” 不合我用。你這首詩無病呻吟,自嘆自憐。首先,我不是 “危檣獨夜舟”,我坐在豪華的輪船上,穩妥得很。再且那句 “官應老病休” 更大有問題, 我沒有當過官,身體還健康,現在有錢遊船河, 文章是寫給兒子看的,希望他們繼續炎黃。在這海天茫茫之間。這八句詩僅有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可以應景。

農民對我說:「我未遊過船河。」
我回答:「下次有機會你參加吧,值得去。」
農民:「我一定考慮,我現在已經到達 "做又得、唔做又得的超然境界了"。」

這幾十年的工程師朋友,辛勤耕耘一輩子。今天兩女兒已經大學畢業,進入了社會。一在傳道,一做教師。我真替農民開心。

回憶父輩,他們那有機會和金錢享受遊船河。最高級的是飛到星馬泰旅行。或者,爬山大半天,登上泰山頂看日出。我有老翁富豪網球朋友,他也坐過輪船,漂洋過海到金山。他不是遊船河,他是被賣豬仔。

最近與德爺通電話,又提及遊船河事,他想去南美。我告訴德爺。我們要找到大家同意的地方才行,不能是我要去歐洲,你去南美,他去澳洲。這樣就永遠不可以成行了。

有一地方我想去遊船河,那就是中國的釣魚台。

我和老婆商量此事,consensus, 今年到明年,在小兒子進入大學之前,都不能去太遠的地方。我們希望多聚天倫。明年就不知道他跑去那裡上學了。在此之後,天涯海角都同老友去。

在我組織這樣的活動之前。還是要贈諸君兩句,引用我們的鹹濕對聯:昂首向天+家法從嚴。

「男兒可以論事深入肺腑,後宮不容問政各不傷肝」

這就會減少了一半的意見。老子前老子後的話: 廣東話又好,客家話又好,國語話又好。都是我喜歡聽老婆說的好話.

再說悲情,比較起杜甫的 “旅夜書懷” ,我更喜歡瘦皮猴 Frank Sinatra “My Way” 的最後幾句:

For what is a man, what has he got?
If not himself, then he has naught
To say the things he truly feels and not the words of one who kneels
The record shows I took the blows and did it my way!

塵噹2012年十一月於LA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