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仁仔 | 2nd Oct 2012, 1:37 PM | 創作 | (198 Reads)

 

我們一家四人,開車到達了 New Hampshire 州,一個名叫 Hanover 的小鎮,參觀長青藤名校Dartmouth

午飯時候,媽媽和孩子們繼續 school tour 行程,我覺得既然已經聽了 infos session。對學校有所了解,我不需再步行深入認識了。

我單獨一人在學校的 “downtown大街漫無目的遊蕩。 在這盛夏時節,突然之間,有幾聲旱天雷,跟著風雲變,下起了暴雨。我匆忙中走進一間 Diner,避雨兼醫肚。
Diner
內燈火通明,顧客如雲。Diner 外天昏地暗,雷電交加。


我排隊等待有十五分鐘,坐下在角落的小餐桌。有一白婦侍應,年齡六十來歲,上前招呼,她手腳利落,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做了幾十年 waitress 的人。
What do you want to have? Honey.”

我回答:“I have the reuben sandwich , an iced tea.”

You got it. Hon.”

她一頭銀髮,眼帶假睫毛,濃裝艷抹皺紋處處。我心裡想,歲月不饒人啊,她當年必是一位標緻的美人兒。
前邊餐桌來了三位白人,中等年紀。其中一人特別引起我的注目,此人臉紅如棗,梳陸戰隊平頭,濃眉大眼,身材健壯,戴大圓金耳環,穿藍色的吊帶工人褲,沒穿上衣,胳膊露出黝黑結實的肌肉。他的目光呆滯,神情靦腆,像是要受人呵護的女人。其餘兩人穿白色網球鞋,整齊的短打裝扮;斯文有禮,紳士風格。 他們對大個子恭敬有加,極盡伺候之能事。我一看就知道他們跟我的性趣不同。

我一向尊重斷袖分桃人士,原因是在半工半讀做企堂的歲月裡,我招呼過這等客人。他們的小費特別好,也特有禮貌。但這眼前景象,我心中也感詭異:「嘩!咁都得?

旁邊餐桌坐了師徒兩人,年齡大的像是個教授,年輕的好像是個講師。他們在小桌子上用紙筆討論物理。所講我一句不懂,他們在講量子力學?

我邊吃邊注意周圍環境,我赫然發現, 這餐廳內竟然僅有一位有色人種,我是 “非我族類” 。

這地方的工作效率非常高,從收拾盤碗到侍應、收銀,到開放式廚房,全部是清一色的白種人。也是偶然,在這一刻,餐廳內的顧客也全部是白人。 我像置身 “外國”。

 我在此地四十年,也算走過東南西北。就是沒有遇見過這樣的環境。

顧客有老師,但多為學生。他們的舉止談吐,自有一番風度。我心想,在這國家的頂尖學府,在這diner,我看到了這國家的將來精英。確實不同凡響。

我突然感覺,自己仿佛進入了電影“Shining”(閃靈)一幕。人們正在笙歌燕舞,一派祥和。我聽到老 Jack 和酒保 Roy 的對話.

Jack 開懷痛飲,對 Roy 說:“White man's bourbon, white man's bourbon.”他在享受 Jack Daniel。 我和老Jack一樣,也愛喝 Jack Daniel.

我的思緒萬千; 假若能如小兒所愿,進入了這長青藤大學讀書。他的前途是否無量?他能真正地打入精英的圈子嗎?他能繼續炎黃嗎?他可能遇到個鬼妹仔女朋友,一發不能收拾。我則是「兒婚女嫁神保佑,配錯生番淚兩行。」不想了。我已經失去對他的控制,仔大仔世界。我的任務完成了

雨停了。走出diner,轉往街口, 看到一穿舊款軍裝的行乞人坐在中國式草蓆上,身邊擺了個洋琴,一頭長髮披肩遮臉,額頭有紅巾捆綁白髮,如神風敢死隊. 此過氣嬉皮士的樣子也真入格。五官生得特小,小眼睛炯炯有神,小嘴巴露出一排疏落的抽大麻煙牙,臉色白裡透紅,健康得可以。他的相貌令我想到金庸筆下的周伯通。我看這乞兒的日子過得不悽涼,他還霸佔了街角靚位搵食。有一遊客,提長短火攝影機侍候他,想要獵影這性格巨星臉孔。乞兒右手掩臉,左手伸長,攤開手掌: “Five dollars please.”.

迎面走來兩個亞洲人,一老一少,看來也是到此參觀大學的。大人向我問路,正所謂:「停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一開口,我已經知道是家鄉來客。

朋友從廣州來,他是他鄉遇故知,我相反,我剛從外國回來,我是鄉音無改。

也真正是可憐天下父母心,我這次帶小兒子參觀東部大學,所見都是這樣的配搭,父子,父女,母子,母女。當然還有父母一起的。

鄉里說;「我帶兒子已經參觀了三所大學,果然名不虛傳,都是十八世紀時代創建,真古老,真漂亮。」

我仔細打量他的兒子,好一個聰慧少年,眼睛明亮透澈,滿面英氣。

我認真地對告訴他:「這邊不是那邊,沒有後門可走。除非你的兒子在運動方面會飛天,或音樂方面有朗朗的天份, 有可能另當別論。但十之八九,能進入到這類學校的孩子,都是聰明兒女。公平競爭。能否得到錄取,要看他們自己的造化

他回筨:「我知道。我又不是布殊總統。做父親的,盡力而為吧!」

老婆和兒子們已經走完了 school tour。 我們重新上路。下一站, New Haven, Connecticut , 耶魯大學。

後記

[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

塵噹躲在牆角,陰陰濕濕地用彈叉彈人。

首先彈鬼,然後彈人。

塵噹 2012年中秋節 美國西岸





[1]

第一次去美國,最看不順眼,就是白人在很低的位置,例如當清潔。在香港,他們都幾乎是人王。不同文化,真的孕育出不同的人,所謂人傑地靈,沒錯的。我喜歡西方文化,但不希望孩子以其為根基。


[引用] | 作者 嚴明 | 2nd Oct 2012 3:22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