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仁仔 | 19th Jul 2012, 4:33 AM | 創作 | (162 Reads)

朋友才子告我在大陸酒店遇鬼,而且是女鬼,他更說是隻共產黨鬼。

我現在整理了一下,天馬行空,想做華仁蒲松齡。寫成講鬼笑話文章,新版聊齋-才子佳人 好讓大家輕鬆一下。

客棧

去年的一個晚上,才子下榻大陸四级客棧,地點是在廣州三元里附近,離火車站不遠的地方。不久前這兒是農村,屬於廣州的郊區。歷史上發生過自發的武裝抗英鬥。到而今,這裡已是高樓大廈林立,人潮滾滾,民工聚集之地了。才子進入客棧,他聽不到半句廣東話,人們全部使用普通話交流。 這地方他以前住過。 見怪不怪。

房間裡面蟑螂爬串,廿五火燈泡沒有廿五火火力,這令房間更覺幽暗。黃色的燈光照在天花板上,看到幾灘雨水的痕跡。天花板角落掛著一張的蜘蛛網。 有唧唧喳喳聲音,明顯是老鼠在牆角嬉戲。 愛國如我者,都頂不順(國語)。列位看官,才子不怕蟑螂只怕蚊,幾只中國大蟑螂,何足懼哉。


村姑已經收了一百二十元人仔,才子也算闊綽,打賞了二十元小費。她才剛剛離開。劣品花露水香味還沒有在枕頭散去。 才子累,沉沉入睡,一只蟑螂在他的大腿上爬行,帮他撓痕。

 


朋友從舊金山帶來了力度猛的正牌Pfizer偉哥,此春藥價錢昂貴,醫療燕梳不保,才子一開二食,這樣最省錢。時力已散,了春夢。朦朧中海全是志豪情,手握拳頭,lock lock 作響。他在被窩内春。拳打南山猛虎北海蛟龍

女鬼

那是一個冬天的夜晚,北風蕭蕭,窗户緊閉着。夜深人靜了,隱約聽見橫街上還有勤勞的人民在叫賣雲呑麵。這地方,好像廿四小時都有人在做生意,永不打烊。

忽然,有一圑黑影,穿玻璃窗而入,快速飄飄至床,才子登眼一看,好家伙!來者是個肥女,穿文革时代綠色時髦军装,闊袍大袖,解放帽上小紅星燦燦,面孔青白,怒目睜圆,像是红燈记中女主角鐵梅對鳩山唱歌的樣子。才子大嚇一跳,醒来,原來是南柯一梦。

第二晚,才子吻別村姑之後,他立刻預備:鬼劃符贴在胸口,床頭擺了用兩條柴釘好的十字架,還放有一小杯狗血和幾粒生蒜頭。 他手拿雞毛掃作木劍。 假沉睡,真等待。 才子有預感,這鬼夢可能成真。他準備要同共黨女鬼搏鬥。

三更人靜時,陰風從門縫吹入。房間溫度即時下降。女鬼果然飄然而到,陰森森地站在床尾,樣子憤怒。

才子立刻起身,大喝:

何方幽靈,膽敢在此撒野?本座情僧張曼殊,此刻正在禪修,冤魂野鬼,可造次。」


才子手拿雞毛掃直指女鬼,胸口鬼劃符閃爍。大義凜然。

女鬼道:「哈!原來是你這個肥佬,怪不得是似曾相識。」

才子:「無聊! 我不識你。我一生人未見過鬼,何況是共黨女鬼。」

閱兵

女鬼的臉目變和善,像鐵梅對奶奶說話般恭敬:「前晩我路經樟木頭胭脂街,臘月天時下着微雨,特別凍。洗髮妹們懶洋洋的站立門口招客,有些則在裡面挏高腳玩鬥地主。有些則剛剛坐火車到步,媽咪還來不及給她們起英文名。 也真是可憐,街上行人稀少。哪來恩客?唉!美人被困筲箕灣。不知何日上中環。 她們何時才可以升級至葡京沙圈搵食呢?我遠見一人,施施而行走來。那人腹大便便,黑烏烏的頭髮,白的皮膚,大眼睛,臉色紅潤,右手背著手提電腦,左手抽住一大包書。一看便知道是那種越夜越精神的夜遊人。 他每經過洗髮店前必定停步,檢查有無新女。 他向鶯燕招手,鶯燕們見到他,如見首領:

她們齊聲歡呼:「首長好!」

肥人回答:「女同志們好,女同志們辛苦了!」

鶯燕:「為國家民工服務,不辛苦。」

現在想起,那肥人正是你。」」

才子心中突突跳,暗地裡想,好厲害,咁你都知?

哀歌

天陰風瀟聲啾啾,不知從哪裡傳來二胡聲音,是阿炳的 ”二泉映月”,這位無錫道士盲炳,民族音樂巨人,竟然創作出世間上最淒涼的音樂。 女鬼哭泣,淚珠滿臉,她用京腔國語唱歌訴述。 才子混跡北地胭脂叢林多年,但普通話還是澳門特首崔世安的水平,他心地慈善,作白居易琵琶行狀,細心耹聽情由。

鬼哀歌:「小女子本是王洪文行宮東莞支部的露潤私雞
(Lewinsky),我的主子是四人幫最英俊,最聽主席指示的人。四人幫倒台之後,我被客家開國大元帥葉劍英手下強姦,然後推出村邊斬首,現成孤魂野鬼,遊蕩田野。 每晚尋找知心人傾訴心聲,有不從命者。立刻將其吸血。現在生親人無社會關係,失去上綫,不能貪污,他們沒有錢買金銀衣紙拜祭我。 剛才離去的靚女,就是我的妹妹。我要報仇!」

那女鬼淚如雨下,血紅淚水灑落,化成紛飛花瓣片片。 她口中吐舌,舌頭長而闊,才子一看,舌頭是面鏡子,鏡子有人頭閃動,那人正是當年不可一世。 站立在天安門城樓檢閱千萬紅衛兵的的王洪文。

才子在似懂非懂之間,鎮定。急急如律令,口中念念有詞,他反朗誦自創禪修詩句:「德心慧眼埋神劍,明日沉星斬巨龍。德心慧眼埋神劍,明日沉星斬巨龍。」 跟住改口:「依本蠻夷我客家。依本蠻夷我客家。」

超渡

我聞鬼哭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才子像是是聽到了杜啼血。 罷了!他熱愛小貓小狗的善心悠然而生。

才子使用唱K操練多年的歌喉,唱粵曲回女鬼:「好吧!請勿鬼喳咁。 我一世人遇到妳這樣的麻煩女人也真不少,白天哦,黑天哦,嫦娥。 讓我來開解你這一冤魂,或許也能超渡你。」

「就是你這樣的「嫦娥」,弄到我雞毛鴨血,被家庭法院包公派展超追斬,迫使我著草鞋逃亡。」

鬼驚奇:「啊!你也有不幸的遭遇。」

「也算是家山有福,回首當年讀書時,結交了一班 "大圈"狐朋狗友,他們個個拼命做工交學費,我則是偶在荷里活成人戲院帶帶位而已,哈哈哈!」

鬼羨慕:「你好幸運。」

「五年前我在洛城遇難,幸虧有良友獻計,跑到大陸的"香港人之家",東莞障木頭暫時謀取一個棲身之地,真沒想到,這五年是我人生最快樂的時光,我這港人,在不經不覺間,竟然投入了祖國的懷抱。風流才子成佳話,不忹餘生在五羊。」

鬼祝福:「祝你幸福」

贏晒

才子繼續唱,他話匣子一打開,停不了:

「曼殊不管興亡事,躲在东隅伴客情。 花開花落幾十年了,到今天,我環顧四圍朋友,他們的經濟環境比我好多了,但又有誰人比我更快樂呢?嘿! 禪心欲達真如境,神女遙指樟木頭。」

鬼同意:「 說得也是道理。」

「我的朋友們,許多也被嫦娥所累,有一半夫妻,玩田雞過河,結完婚再結婚。另外一半,如不分開,也貌合神離,北字咁瞓也。恩愛者鳳毛麟角。 贈他們班傻瓜兩句:鳳凰雖美味,無膽做英雄。」

鬼駁嘴:「你此言差矣,人各有志呢。」

「哈哈哈!我一世人做正經工作最多十七年,付出不算多,今日有此享受,真乃造化。其實,一切講心境,不滿足者自斃。人食魚趐我食粉絲,人帶真金鍊我帶朱義盛,因為自我感覺良好,我行出來也是一樣威風。最緊要有女人。」

鬼敬佩:「嘩!這是很深奧的人生哲理,世間又有多少人能領悟呢?」

「我曾經用紫微斗數計算,我乃「天同坐命」,呢條命生性好色好食,雖然沒有多少銀紙。但勝在唔多駛捱。吹吹!各位認命吧。 最近此地慶祝春節,狗肉平賣,酒肉穿过,佛祖心中留。 俱往矣,煑狗論英雄,長途我贏晒,冇人夠我跑。」

好男

鬼發問:「啊!我還是不了解你,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才子道:「你真麻煩,你還生活在過去,以為現在是文革時代,要向共產黨交心。好!今晚就滿足你這囉嗦鬼,聽住!」

才子開大喉嚨唱:「我實質乃一界家庭婦男,喜歡行街市買菜煮飯,週未在自家屋企釘釘鎚鎚,修修補補,到女人街之類的巿埸掃平貨,買小玩意,買得越多越平我越有快樂感,放工後在自家小花園嘆啤酒吟詩寫記,教女兒數學,是我最愛做的事情。」

「我是香港人,小學就讀真光女子學校,自小就在異性堆中成長,所以那些男孩子game,我都不懂得。什麼籃球麻雀,操橋牌打台。我毫無興趣。我愛童話故事,愛故事中的小白兔,大灰熊,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我愛打春拳,舞大關刀,和女人做愛。這三樣嗜好有陽剛氣慨,是我最感驕傲的。我一生人最威武者,是舞關刀,今晚正好,以雞毛掃作木劍,以木劍作刀,和妳搏鬥。」

鬼贊許:「很好的男人啊

中國

才子停唱,使用不鹹不淡普通話正式地對女鬼說:

「寃寃相報何時,我點條路你行,你不如去露潤私雞的家鄉,西方極樂美,投胎做臭鼬鼠,又可發洩報仇,又不人,計算也好讓我有功德一件。」

鬼唱歌:「恕小女子不能從命。因為阴曹地府主席告訴我,中國會行五十年大運,這世界的未來是東方壓倒西方。 你這肥人,加州明媚陽光不享受,千里遙遙,跑到這鹹濕污穢之地,著草?你為什麼不跑到墨西哥?你精,我也不笨。 我不要到異鄉做洗腳婆,十五皮美金一個鐘,又沒身份,又不懂番話,移民督察會拉人。我有朋友夫妻二人,到貴國三年,老公僅僅開了半年工,很難找工作啊。 我不如在此地節省一點過日子。這鄉下地,還有十皮人仔的叉燒飯食。寧為東莞大蟑螂,不作加州臭鼬鼠。」

才子問:「你晚間魂遊,但白天在做什麼呢?」

鬼道白:「我白天躲在黑洞,上網絡尋找千奇百怪新聞,寄給朋友共享。」

鬼繼續唱歌:「情勢嚴峻,中國網絡上又有謠傳,比上次的考古重大發現更為神奇,上次僅有二三張圖片,去證實考古學者在非洲找到巨人骸骨,骷髏頭如圓檯般大。這次有幾百張圖片,證實中國新款式AK47可以打落飛行的鬼魂,此槍已經流入墨西哥毒販子手中。 我最相信謠言,我害怕到時連鬼都冇得我做。

美國

才子就如在夜總會碰到愛講話的小姐,她不服侍客人,老是在說話。

女鬼論國:「你來的那個地方,又沒有空氣污染,又沒地溝油,又沒有貪官污吏,又沒有奸商。」

才子:「飲食衛生要小心。但也不雖太緊張,否則十三億人食死晒也。」

女鬼:「那個地方,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制度,醫療制度,司法制度。OJ唔死得算夠運,因為他沒有食死貓的待遇。 他們的法官對女人仁慈,離婚案件女人一定分一大半家產。 從廚房的碗碟起分。 一直分到瓦坑頂的磚頭。」

才子:「離婚我有親身經歷。 其它僅知道醫療燕梳越來越貴。

女鬼:「至於槍氾濫,那是牛仔文化,決要槍,隻抽,英文叫 mano-a mano,此乃是英雄本色。 人家打獵,要等開獵季節,不我們,晚黑用大網網禾花雀,那樣是集體謀殺。講到幫派份子打家劫舍,碎料矣,他們見到高大威武的警察,必定會落荒而逃,因為警察配帶槍,對罪犯從不手軟,不象英國倫敦的警察開水喉趕人都要上級批准。」

才子:「我不玩槍,我玩關刀。」

女鬼:「唉!那種族歧視問題,最多是叫你講少句怪話,人多地方不要叫人肥婆,肥佬。唔會拉你去鬥,最多炒你魷魚。林仔打NBA事,是由於年輕人不懂得拍馬屁。 你自己中國人都喜歡走在一起,不喜歡跟人家玩。試試你的乖女嫁個印地安人,看你是否受得了?」

才子:「你講錯。我有親身經歷,我同波音公司兩個越南同事有矛盾,兩人夾計向老闆告狀,結果將我趕走。」

女鬼:「這國家軍火充足,高舉替天行道大旗。 只有他打人,沒有人打他。」

才子:「一旦開戰,我行路都要返回加惡人谷。」

女鬼最後說:「你說這國家好不好?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混合,你不能像海明威 “老人與海” 中的老人,咬緊牙關搏鬥度晚年嗎?」

才子越聽越生氣:你這八婆,好心叫你去美國你不聽從,反彈取笑我回歸祖國,道理似是而非,我超渡不成被駁嘴。

才子臉色開始變紅,額頭青根露現,緊拿雞毛掃,鼓丹田,預備發作:

「他媽的,X九七你個臭八婆。」

列位須知,才子躲藏樟木頭禪修有五年,道行漸入佳境。他已經到達了不慍不火,不懂得 ‘脾氣’ 為何物之境界。才子更是文明人,從來不講一句粗話,這次真動肝火了。

聖姑

突然之間,門外仙樂飄飄,好像是貝多芬的第十四鋼琴奏鳴曲,”月光曲”,大師朗朗鋼琴獨奏。正呀!和剛才的二胡聲音,是中西不調和。朦朧中他看到身前飄浮祥雲一片,把女鬼遮蓋,祥雲過後,才子赫然發覺,床邊坐着自己多年夢寐以求的聖姑任盈盈。

聖姑穿GUCCI湖水綠性感外套開鈕,戴深綠色翡翠耳環。 熱褲露出修長美腿。那兩片濕潤的薄口唇,最是誘惑。 她薄施脂粉,十指纖纖塗上胭紅的指甲油,一雙玉手交叉地放在雪白的胸脯上,身體散發芬芳,那是香奈CHANEL#5香水,才子離婚多年,好久未聞過西方香水味道。也真的和花露水有分別。聖姑儀態靦腆,未曾真箇己销魂,是欲拒還迎時候。

聖姑道:「曼殊君。我最近渡東瀛留學,向日本AV女優學習。專修習取悅男人的床第功夫,你整天向人宣傳東莞十八式,連坐在香港地鐵也高談闊論。 搞到旁邊個爺公聽得津津有味,個爺婆就叫 “睬!’ 現在告訴你。 那是東瀛A貨。你不要以為性行為就沒有假野,那東莞十八式正是假野。」

才子整個人傻了。

聖姑嬌嗔:「其實呀。女人的床功夫,最是重要:楚霸王唐明皇克林頓毛澤東,無數歷史英雄,功夫好的女人都可把他們擒拿於千里之外,讓他們臣服。你們班男人老狗,有好此道者,在變鬼之前,一定要到東瀛一行,那裡才是十八款式的發源地呢。班㗎仔㗎女也真會諗…」

才子就是有福。任憑聖姑使用混身解數,天體相見打真軍,十八招式用盡,無奈何才子偉哥藥力已去,他的眼睛只有看着天花板上的蜘蛛網,長嘆:「天亡我也,聖姑,I AM SORRY。 我無懼呑食三屍腦神丹,我就怕偉哥斷巿。」

親情

天光將近。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女鬼已不耐煩,軟功不行上硬功,她張開小嘴,露出獠牙。 要吸才子血。在這危險關頭,才子聽到有人喊他。那是他的女兒,這世界上唯一最親的人。

才子女兒最近和台灣仔男朋友在感情上發生磨擦,男友陳水鞭讀完天文學愽士又再讀地理學愽士,從來不尋找工作做,要才子女兒供養,才子心痛之極。

「爹爹,爹爹,陳水鞭在欺負我,他近來與一鬼妹碩士研究生鬼混,經常告訴我今天不回家,學的東西又搵唔到食。 我看他愛情是假,謀大國身份是真。爹爹,你要我如何是好呢?」

聽到女兒的呼救,才子頭腦一下子清醒了,天地良心啊! 人世間最偉大的情是親情,甚麼男女情,風情,慾情。都是過眼雲煙。

荷爾蒙

才子一肚烏氣,陳年往事逐水流:韋小寶身世,真光小學玫瑰崗中學,UCLA苦讀,畢業後建立小家庭,一生節約,錢都供在女兒身上,把女兒培養成十級鋼琴高手,名校碩士。到而今家庭破碎,自己浪跡天涯,懷才不遇,確實傷感。他眼泛淚光。想了想,決定做民主競選,改用香港話發表如下演講:

「各位街坊:小弟情僧張曼殊。 苟全性命於亂世。 不求聞達於諸侯。 我學貫中西,除了那些小孩子遊戲不懂,我什麼都懂。就連最新的神舟九號飛船我都有研究。 唔到你唔服。 我參加過保運動,抗議過六四事件。 我要教育你們這班愚民,在這滾滾紅塵世界,一切都是荷爾蒙這小子在作怪,不管是男性荷爾蒙或者是女性荷爾蒙: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是,溫公爵不愛江山愛美人是,查理斯親王同個丑婦夜半無人私語是,例子舉目皆是,他們全部是荷爾蒙的俘虜。世間親情是人的至性,女兒能把我在淫慾中叫醒,是親情。 其次是友情,夫妻有命相處幾十年,最後成為朋友,是友情。 它們不受荷爾蒙影響,那些狼心狗肺之人,生一大堆,丟棄兒女不顧。 自己去滾。 他們沒有人性,豬狗不如。請把選票投給我吧!我將會為你們指點迷津。」

演講結束。 掌聲稀落。聽眾好像不大明白他在說甚麼。

搏鬥

才子大叫:「乖女,我來救妳,但我首先要搞掂眼前這冤鬼,她纏住我。」

聖姑變臉,她再次成為恐怖女鬼,月光曲沒有了,房間成冰櫃。她的頭顱在打轉。從慢到快,就像風車般的轉動,一時間,那鬼頭又變化成為兩張幻燈片,一張是青臉女鬼,一張是靚仔王洪文。 才子也不示弱,妳快我也快。急急如律令,禪修詩句有節奏地跟隨頭顱轉動。

才子汗流浹背,氣力有感不足。 暗想,此事宜快不宜慢。 不能再等,他鼓起氣,對女鬼大疾呼:

「你停頭!天堂有路你不去。葉劍英乃國家天神,客家佬英雄,四人幫禍國殃民,你跟隨四人幫,死有餘辜。阿彌陀佛,amen,眼閉吧!去!你給我滾!」

好才子張曼殊,駛出詠春拳的尋橋招式,我妻,我我妻,我妻妻妻!雙掌一推,才子手掌碰到女鬼胸部,發覺兩包豪乳原來是用台式刨冰添加壽星公煉奶堆積而成,奇冷無比。冰寒透心。才子感到受騙,一楞之後大怒。用勁力再推。 肥女鬼淒厲慘叫,化作一縷縷黑煙,飄出窗外。

後記


時晨曦已至,太陽出來了。 才子吐一口悶氣,入洗手間沖涼,對着花灑吭唱哥哥的首本名曲,“倩女幽魂”, 「人間路快樂少年郎,路裡崎嶇崎嶇不見陽光
....他倒也快樂,他的性格就是這樣。不會受任何事情影響。

行出洗手間,才子見一蟑螂在地下爬行,他脫下拖鞋,俯身,拍!把蟑螂打死。

才子自言自語念老毛詩句:「善哉善哉,借瘟君欲何往,船明燭照天燒。 臭蟑螂 討厭之極。」

大清早,才子坐火車返港,他參加了佛山美食團。食家們從香港出發。 人團費五百元港紙。

一星期後,才子飛美探望女兒去了。

塵當 2012.7.16

***作者聲明:文章所引詩句,多為好朋友才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