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仁仔 | 13th Jan 2012, 6:37 AM | 母校情 | (245 Reads)

 小兒子Adam七歲跟我上網球場.  那時候他人細拍大,在球場揮拍走動,天真活潑,每次看到他把球碰在拍中央,擊出一記好球,我就會激動高喊 "good shot" 

我雖非伯樂, 但早就看出Adam運動基因雖有,但並不是上乘之選,因為他的腳步不夠快,反應也一般.  腳步和反應是天生的,不管後天如何訓練,都不能有多大改進。 

我喜愛運動,尤其愛網球。在我一生中, 網球是唯一能拿出來獻醜而不失禮的强項。

父親當然希望兒子踏着自己的脚印.  跟着父親學球吧, 我不能幫助你英文和數理化,唯一能教的是網球

我教兒子打球,威迫利誘雙管齊下。幾年前孩子放了學,我拿着一籮球走到公園和他練習,講好今天要打幾籮正手,幾籮反手, 幾籮網前球, 幾籮發球,  多打多獎。他打累了,我還迫他再打一籮,用晚餐吃牛扒為利誘.  有時候,Adam會發脾氣,和我搞不合作,問我為什麼不把球送到他的面前,我為之氣結,但是又怕把他激怒,一下子把球板扔掉,  唯有忍氣吞聲。有時候,他太過份了, 我大發雷霆,命令他跑二十個圈,父子倆不發一言,開車離場。 

後山公園環境靜,時有一對華人退休的夫婦,拖着小狗坐在長凳看我們父子練習。有一天,老人告訴我,以前他也在這球場教他的兩個兒子打球,現在兒子們各散東西,一在紐約,一在東京. 言外之意,是要我好好地珍惜這些日子。

 

我小時候,父親在廣州沙面網球場打球,我跟着他,由於年齡太少,我僅有捉迷藏,玩泥沙的份兒. 我的父親從來沒有教過我打球,此刻想來,我是遺憾的,相信我的父親也有同感。
 

為了提高Adam對網球的興趣,他十二歲的時後,我特別為他組織了小朋友網球隊,找了十個八個和他年齡相近的男孩子一起訓練,我出錢出力出時間,網球隊還進入了決賽

Adam学校的网球教練是一位嚴格的好教练。但Adam一上中學,我就和他發生矛盾。問題出在网校隊在星期六要練習,時間上和辯論比賽有衝突,不多,一學期三兩次。兒子喜歡辯論,他有辯論課。教練要他二選一,要網球,就放棄辯論,要辯論,就得放棄網球。在這間中學的網球隊,從來沒有一個隊員可以修辯論課的.兒子回家哭訴,要放棄網球,我聽了之後,無名火起. 第二天衝進校長辦公室,告訴校長要轉校:如果我兒子錯過二次練習,你就要他放棄網球,我從小培養他的心血變成泡影, Adam要轉校”. 二年之後,教練任命Adam為校隊隊長。最近, 他告訴我, 明年入大學的推薦信,邀請教練執筆。

不知到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注意到Adam对我的的網球指导,老是唯唯諾諾,在聽與不聽之間,後來我明白了,兒子認為交了學費的教練才值得聽, 只要父親交了錢,他就尊心聽教,專心練球.  沒有辦法, 做父親的唯有打開荷包, 放水灌溉

 

去年暑假送Adam去北加州網球夏令營訓練二星期. 後來我發現去錯了.  父母把孩子送到夏令營.  希望孩子的球技在一星期內突飛猛進,他們定會失望.  網球夏令營是供孩子們玩的地方,網球放在第二位。 

今年暑假,我把訓練的時間表改變. 三天是校隊練習,另外二天是在私人訓練班,星期六則有私人教練再操練一個半小時。他上午有五天SAT補習班,下午打球。學校發來警告信,說兒子不交功課,Adam問爸爸,我不夠時間做功課,怎麼辦?我告訴他: “做也可以, 不做也可以, 先打球”. 所以,他的球技越來越熟練,真是天下無難事, 只怕心不堅, 今天他能在學校做一哥,正是铁杵磨成針的結果。 

最近,和Adam打了一盤單打,我輸了。他的正反手擊出的球都很重,腳步也快了, 我已經是招架不住. 我輸球給兒子的心情是有甜有苦,甜的是我終於把他訓練成為好波之人,苦的是我的年華漸老。兒子是天天進步,父親是天天退步。

金錢不是萬能這話聽多了會厭煩,但是兒子在球場上給予我的內心喜悅,自豪和满足, 也真是金錢不能換得到的. 我還記得他第一次參加小孩子比賽,在網前一記漂亮扣殺的一煞那, 我高興得跳起來為他喝采.直到今天還非常清晰地印記在脑海中

明年秋天,Adam希望到東部讀大學。我教兒子打球的任務也完成了。到時候, 我將看到他的房間空無一人,房間裡擺滿了比賽獎盃,我又會有何種感覺呢?是的,我一定會記起, 在後山公園看我們父子練習的退休夫婦,和他們一樣, 我的兒子也雛燕高飛了。是的,我一定會想到,Adam帶了球拍進大學, 這運動會令他受用一生。

上週末,我和Adam參加了一個父子雙打比賽,我們進入了冠亞軍爭奪戰,對手是他的教練父子. 比賽很激烈,分數接近, 雖然我們最終是輸了, 但父子兩人同場競技,有商有量,互相鼓勵.   打到第二盤緊張的時候,Adam知道父親氣力不繼,對我說,爸爸,不要跑那麼多,讓我幫你在後場補住,讓我多跑”.  那一刻,烈日當空,  我汗流浹背,站在網球場上, 精神為之一楞, 我感激的淚水從眼角冒出.  換場時,Adam把毛巾拋給我,”let’s go, dad, still have a lot of games left”. 對的,我和他,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我多年的心血,一下子全部回報,太值得了。

陳噹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洛衫磯

(謝謝Donald Chen 准許轉載他的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