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仁仔 | 21st Jul 2015, 7:49 AM | 母校情 | (130 Reads)

2015年七月十八號,星期六。


1,飲茶

天生我才,各有強項。雀王J的強項是美食。中環馬車會是他招呼海外歸僑同學的茶樓,出品當然美味。同學們,雀王安排妥當,請安靜地坐著,只管食!跟住聽雀王講嘢,任何題目雀王都可以講,且有親身體驗或者「典故」補充說明。


何沛樹同學這次不讓雀王尊美。retirement does the man good. 何同學退休後愛行山。近期更參加了香港地質學習班。他向各人介紹香港億萬年岩石之奇妙。當聽到有政府補助學費,大家的興趣無限。


我語何同學,希望能把這石頭研究好,寫文章遊記讓大家享受。

他回我:「Don 兄,我不是'研究',只是'認識'香港地質,補償當年會考時棄Geography,選History的決定。如當年Form4 時有幸受教於如Francis So 的'佐加'良師,就不用今日重頭學習😪


同學的學習精神,令我汗顏。何同學有千金初長成,她的學習成績與父親並駕齊驅,三間香港重點大學「任撿」!


眾人談到讀書「醒」民族。大家同意猶太鬼與印度阿差可以同中國人一較高下。


還有一位何同學,葡京IT大經理,他將會在九月份去多倫多。大家想起了何校長。商量送禮物托何經理帶給老人家,民主決定送茶葉。

雀王:「噹,你飲茶免費。茶葉七十。」


搜仙兄從來陰聲細氣,但是好像他每一句話,都會刺激雀王。我也不懂他們在吵什麼。


儒家大會計梁梓堅坐在我的旁邊。互相問候家庭孩子。兄身形比前年清廋。想必入定功力大進。


問梓堅:「你話你入定,見到前世搜仙兄是肇慶慶雲寺個有道高僧,點會今世做了獵人?」


「講笑啫。但我現在教身體欠佳同學八段錦,鍛練身體,很有功效。


九紋龍史提芬陸家冕是同我打「二五雞」長大的朋友。早約大半小時在置地廣場飲咖啡了解近況。知道陸兄想步皮雅士後塵,續漸退出生意,甚慰。


Arthur 風趣:「Don, 聽聞你夠膽挑戰香港麻將隊,猛龍過江噃。」


「張兄,小弟順得人士,硬著頭皮上。因為唔識計番數,申請贏十足輸九析的優惠政策,雀王否決。他說近曰損失嚴重,被大陸佬害,買股票升時它下跌,買股票跌時它上升。」


時局變,投資理財乃退休必然。打麻將押寶也算投資。搜仙兄睇中美國股塵噹,梁梓堅投資港產股九紋龍史提芬陸。各漸百分之三十。


電梯口,出賽問前程,相金不用先惠。


「梁兄,我的氣色如何?」


「可以,還可以。」


道別。出賽運動員史提芬陸,何經理,雀王,塵噹, 連同参觀者搜仙兄,一行五人搭「叮叮車」往銅鑼灣運動場去。


2,雀局

 

怡南會所舊地重遊?


雀王:「這次我們上三樓,AB聯誼會,條件稍欠,但一樣妥當。」


 

好!最愛接近草根,無所謂高級低級。


五人同行,僅有一人突出。好雀王,他是關東漢子,性格爽朗,實說實話,身材高大疏平頭,如果穿上戎裝騎戰馬,必然像是抗日時期的浴血將軍。其餘人等全是他的士兵。


我們在最內邊的房間比賽。特點:此房間有洗手間設備。


執位分籌碼各人埋位。我首先拿出iPhone 6 big screen show 特色豪乳艷照一張「邪」三大鱷。雀王怕,猶如小孩子飲苦茶,把頭擰開。搜仙愛,猶如小孩子食雪糕,要獨佔,還有些少口水。


開閘,邪術果然奏效。我梅花間竹連食幾鋪。其中一鋪最是精彩:self touch 八筒對對糊。雀王精準算出四十五番!

搜仙兄大喜:「嘩!噹好嘢。係唔係打美金。」


九紋龍:「現在開始不遲。」


雀王:「x97你。現在開始打英鎊都可以。」


我告訢搜仙兄,不宜驕傲,他們遲早發威。


搜仙兄告遲,出外見朋友。或者回來食晚飯。


晩飯前,儒者梁梓堅關心他投資的「生與死」,來短信:「世紀二戰戰果如何?」


何經理回答:「塵噹出閘狂放,直上大石鼓,追到氣咳,現在晚飯小休,一會直路見個真章!」


今晚夜房間全爆滿,走廊也多擺一張枱。四老伯牛記笠記戰個不亦樂乎。


上洗手間,發現了香港人的環保衛生意識,標語云:「順手冲一冲,包你唔駛出冲。」 

 

Arthur 打油詩評:


「厠所文章

獨到凟享

香缸氣貭

不可不聞


衛生麻雀

衛衛生生

放水事小

出沖事大


抽水馬桶

抽水不禁

便完便沖

順便順便😷

搜仙兄來電說趕不及回來吃飯。雀王去信鬧:「條契弟重色輕友。🔨🔨👊」。落兩個鎚仔另加一拳頭。


直路崎嶇。雀王顯顏色,王者風範。食糊如大珠小珠落玉盤,洒落我的胸口,有點兒痛。


他微笑:「噹,冇乜剩咯。」


我:「應該有的士錢過海。」


拿水鞭塵沙飛揚。全神貫注,一招回馬槍,自摸偏章三索十五番,再來卡窿五萬雀王出冲。

雀王嘴脣微動,似是有氣頂著。


「喂,食糊都唔得?睇住!你俾咗我紫色大牛。色盲牙!」


今年不像前年了,怎能輸完又來輸過。兄弟。


埋單勝千五,小弟勇奪亞軍,雀王冠軍勝千八。抽水食飯房租八百。史提芬陸與何經理,please pay the bill.


赫然發現,門後面貼有一管理階層溫馨提示:


「嚴禁賭博,麻雀要樂。不得抽水,免違法例。」


這與羅省波樓的「No gambling 」告示有異曲同工之妙,全是掩耳盜鈴。


雀王:「Don, 看看我寫的毛筆字。」


他把兩大張字平平地放在麻将枱上。那是一對對聯。


雀王念:「時為後生陳古事,閒聽長老述前因。」。


我贊:「好字,好對聯。」


突然間,房間「禪意」彌漫,一片祥和。雀王的毛筆字,把一整晚的戾氣洗滌得乾乾淨淨。


後記


何經理來信:「昨晚一役短途三個東,意猶未盡,放線釣大魚,覓地擇日再賽。暫時約定8月1日進攻祈福塵噹大陸行宮,誠邀各位同學參加,觀戰之餘,再加插其他節目。歡迎快快報名,以便安排行程。」


雀王:「David 兄,我報名。」


Don

July 21st,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