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華仁仔 | 1st Feb 2012, 3:43 PM | 母校情 | (315 Reads)

Dear David, Terence, Steve,

你們全部在我的「葡京沙圈行 」 一文做配角,主角才子,我照會了他,告訴要把他的事跡發表,他說沒問題,可能想搵多幾個客睇相測字。

5A文豪Chris梁幫助細佬,精心把 「葡京沙圈行」全文執過,文章靚仔好多, 現在可以去飲。再感謝他。

加拿大網站有位學長作家姓江,比我們高很多年級,江老師功力非凡。有儒者之風。他談孔孟,講詩,論美學,小弟等級不同, 看到似懂非懂。

我講朋友,朋友欠缺孔孟遺風,但我這朋友是有血有肉的人,我待他如同兄弟。 我講雞,d雞也很美麗。

加拿大同學會的網站有一點道德花園的味道,我把這文章擲上去,如果有道德同學被冒犯,我也沒辦法,這個世界,言論自由,我就是我。

何校長鍾意。想不到, 當年這位嚴肅的校長,越活越年輕,與五六十歲的年輕人打成一片,鶯燕文章也無所謂。

Regards,
Don.


華仁仔 | 1st Feb 2012, 3:07 PM | 母校情 | (1500 Reads)

葡京沙圈行(2011)

(謹以此文章,獻給我親愛的朋友X先生,祝福他一生快樂,永遠健康。)

詩云:

中國南陲港城西, 葡京買醉紙金迷,沙圈艷色亂人眼,風情自古賦詩題,

神女有心嫣然過,莽夫遊目渾忘妻,但願紅顏休薄命,免隨花落逐塵泥。

楔子

這是我三年來第二次到澳門,每次都喜歡去舊葡京,主要的原因不是那裡有世界聞名的沙圈,而是我有懷舊之情記憶中父親帶我到澳門葡京,給我五十元進賭場,我戰戰兢兢在大細檔贏了三十元那時候上岸不久,是鄉下仔一名,鄉下仔好奇心重,左顧右盼,眼花瞭亂,在賭場到處亂竄,賭場內人頭湧湧,賭客吞雲吐霧,吆三喝四,骰子聲、敲鐘聲、嘶叫聲......混雜在-。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經驗到這個世界,竟然有如此繁華熱鬧的地方。我看到五花八的賭博遊戲,全部都不大了了。簡直就如劉姥姥進大觀園。

回程船上,父親諄諄善誘對我說:「玩下可以,不能搏命。」我永遠記住父親的警世箴言,想到這些年來小賭給予我的刺激快樂,又想到了賭到身無分文的朋友,父親的話不是很精釆嗎?多年後,我番攤、牌九、百家樂、賭狗賭馬,全部通曉。將葡京作我愛賭人生的啟蒙地,確不為過。

良友

進入沙圈,要有志同道合的人相隨。我四十年朋友DAVID,筆名曼殊,我稱他才子,良友也。

「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 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

蘇曼殊這四句詩也真攝人心弦,這民國初年大詩人,行跡放浪形骸,喜歡沉湎於情欲之間。

才子愛慕蘇曼殊,也自認有多少蘇曼殊的才華和遭遇,故用曼殊為筆名。他畢業於UCLA。標準工程師,服務波音公司凡廿年,專門修理太空穿梭機的黑盒,本以為應循規蹈矩,可做到告老歸田,可惜時運不濟,一個裁員波浪,成了下崗工人。命運弄人,這下子失業把才子的才華全部激發出來,天生我材必有用,怎能讓他浪費生命,整天看住個黑盒子。柳暗花明,才子找到最合適自己的工作。他在Y城 華人電台深夜開講,科學知識,歷史故事,鹹鹹淡淡,風水算命,無所不講。聽眾多為三姑六婆,廚房佬,車衣工友,也有夜晚失眠者,包拗頸者……都能從善如流,故收聽率逐日增長。但人行起衰運,頭頭遇黑。他甚麼東西不好講,講陳水扁粒子彈是假嘢,得罪了綠營朋友,有台灣惡婦到電台鬧事。電台主管為息事寧人, 下了個封殺令,才子黯然收檔歸隱。

芒鞋破缽無人識」,近年,才子悄悄然移居東莞樟木頭,悠然自得,樂不思米國。閒時做起占卦先生,幫人睇相算命兼測字,拿起羅盤, 看陰宅、陽宅,指點迷津時有此地社會賢達,知識分子,要暗渡陳倉者,貪樟木頭地方不起眼,也需人探路作伴,才子好客好食好行煙花地,做枝盲公竹,賺番餐晏仔,何樂而不為呢。將蘇曼殊那句,「踏過櫻花第幾橋」改為「踏過胭脂第幾橋」,放在才子身上,更為恰切。

有才子禪修一詩為證:

人生苦短欲何求,風月無邊一色秋。禪心欲達真如境,神女遙指樟木頭。

我和才子有緣,當年求學,和崩牙德三人蝸居G縣,才子給我的見面禮物是表演一套詠春拳,拳風虎虎,令我對這一位香港同學刮目相看。之後,我發現此君非常特別,好多男孩子的愛好他都不會,他既不愛運動,也不打麻雀;既不玩紙牌,亦不會下棋;既不看球,更不賭錢, 做男人何樂之有? 匆匆幾十年過去,我恍然大吾,人生不需要興趣多多,也可快樂。才子在性方面,永遠走在時代的最前面。他把天賦的男性雄風,發揮得淋漓盡致,賽龍奪錦,現在才子好像在貽笑大家,你們興趣多多,浪費金錢,我一樣運動奪標就可以。

我這幾年,也經常返鄉。每次都和才子一起,他呼之則來,永遠有時間。因為他是香港人,大陸朋友無多,我介紹了他很多親戚朋友,飲飲食食無數次。才子為人和藹可親,且健談。大家都喜歡,他們經常問我:「肥仔點樣,他好嗎?」我和才子行街,我行頭,他跟隨,才子心廣體胖,近看如笑佛,遠望像國寶大熊貓,走起路來,上氣不接下氣,還拿住大包細包書,好論盡。朋友笑說,DAVID是阿噹的書僮。我心裏想,都有三分相似。才子一生,沒有受過共產黨的苦,但他思想反共,到處要買大陸禁書。才子一介書生,是知書識禮之人,要是他手瓜起展,說話炒蝦拆蟹,那就不是書僮而是保鑣了。一世朋友,今日我的環境較好,行街睇戲,我出大份,有什麼計較呢。

才子有掌上明珠,長得亭亭玉立,皮膚雪白像才子,身材高佻像媽媽。她去年USC碩士畢業,現在已服務於醫學界。我問才子,女兒有沒有男朋友,答:”有個台灣仔追求,長相像陳水扁。”我話:「唔係掛,咁橋!」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