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華仁仔 | 19th Feb 2013, 5:30 AM | 創作 | (184 Reads)
周兄身材短精桿。自小如此。今次見他。更有微微打橫生的催勢。梳半個尤伯連頭,留整齊的奇勒基寶小鬍子。歲月不饒人。鬍鬚有黑也有白。黑邊小圓圈眼鏡襯托出一個經驗豐富的精工程師
周兄的性格與他硬朗身體成反比例。身體越硬朗,他越「軟淋淋」。天生好脾氣。他是個善良人。
席間話題轉入各人兒女。Peter Wu 一對千金在哥倫比亞讀書。Peter 讀書?一定是嫂夫人的功勞。
輪到周兄回答,他笑吟吟:「我未結婚,冇老婆。」
噹粗魯:「點解?你搞乜春?」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9th Feb 2013, 7:27 PM | 照片 | (135 Reads)

From left: Lawrence Lo Wing Man , Cheung King Sun, Albert Leung , Au Tak Chuen

Edmund Wong的廿餘張當年的活動照片

http://gallery.wykontario.org/main.php?g2_itemId=14083

 


華仁仔 | 9th Feb 2013, 5:45 AM | 創作 | (158 Reads)

Picture

與老媽子一起觀賞電視直播的澳洲網球公開賽。

今天八強賽事;小威廉對陣新進黑人小妹妹 Stephens,芳齡十九,廿九號種子。

威廉姊妹雄霸世界女子網壇十多年。她們一共拿了廿二個大滿貫。四塊奧林匹克金牌。
小威廉威風八面, 技術已瑧化境。她的正反手抽擊如男人。發球則勁男自嘆不如。
小威廉四肢發達, 頭腦並不簡單。她已經不單靠暴力與速度取勝。懂得慳水慳力, 是全面而且成熟的球手。她的「波路」刁鑽,落點佳。時勁抽,時短球,時吊高,時上網攔截,時高空扣殺。真乃十八般武藝俱全。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28th Dec 2012, 1:41 PM | 創作 | (70 Reads)

昨天晚上,與小兒Adam在星巴克飲嘢渡過。小兒要寫文章申請大學,年初一交卷。他希望父親給予意見。星巴克裡面燈光柔和,環境溫馨。父子情篤,有說笑,有商量。


小兒寫我也寫。受朋友來信鼓勵,有話喜歡讀塵噹的古靈精怪。 塵噹的文章能為他們的煩悶生活,平添一點笑意。


我腦袋空洞無料,但陰濕好笑東西特多。感謝華仁老校長鼓勵寫作,自己慶幸生活在言論自由國度。所以膽子越來越大。


送兄弟姐妹笑話文章,取名 “聖誕義演”。祝福你們聖誕節快樂,新年進步。大家的友誼地久天長。

..............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19th Nov 2012, 4:14 PM | 母校情 | (257 Reads)

呂麗嬋:九華老神父的秘密花園

【蘋果日報】提起神父,很多人想起傳教,但有個學校神父,卻是環保先鋒。長春社創會元老、代表香港參加聯合國國際環保會議。半個世紀以來,他在九龍 華仁書院春風化雨,前瞻論環保,教學生何謂社會公義,影響一代又一代人。最近,一批老中青華仁舊生,就為這個眾人Father出版新書《讓風箏飛》;又破 天荒在綠草如茵的九華校園,闢出一角,建以他命名的花園。「我未死,就有紀念花園,都算威吧?」說罷哈哈大笑。年老患病卻不失幽默,他是魏志立神父 (Harold Naylor)。

要訪問魏神父,其實有點難。患有柏金遜的老神父,畢竟已八十一歲,說話有點結巴,尤其是說着非母語的廣東話,總要坐在身邊的學生幫忙解畫。但老神父外冷內 熱,熟絡了,總愛指手劃腳,拖着記者在偌大的校園東奔西跑,熱情介紹一草一木。「上次打風,這裏有棵樹捱唔住,好可惜。」他會記住十號風球,有幾多棵樹塌 了;坐在校園哪一處看日落,景致最迷人。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5th Nov 2012, 3:52 PM | 照片 | (110 Reads)

( 照片提供:Terence)


華仁仔 | 2nd Nov 2012, 5:27 AM | 創作 | (326 Reads)

灣區行與農民的一席話,題目「遊船河」。


我和他聊起由我組織的2010年阿拉斯加行,旅途相當成功。就算最慬finer things的德爺,也很滿意。

我驚嘆; 年輕時, 大家為學費和女朋友擔憂。年壯時,大家為生活和兒女奔波。現在步入老年,一切鬆綁。是遊船河的時候。白天看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在繁星流動的夜晚,大家站在船頭,等待美麗的北極光劃空而過。那源源不絕的美食,每一天都有多少變化。吃完可以再吃, 令我想起非洲還有吃不飽的人。遊輪不時開到海港, 大煙囪嗚嗚聲響, 泊船上岸,看風土人情,走動走動。我懶惰,有可能在房間蒙頭大睡,上岸都懶。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2nd Oct 2012, 1:37 PM | 創作 | (198 Reads)

 

我們一家四人,開車到達了 New Hampshire 州,一個名叫 Hanover 的小鎮,參觀長青藤名校Dartmouth

午飯時候,媽媽和孩子們繼續 school tour 行程,我覺得既然已經聽了 infos session。對學校有所了解,我不需再步行深入認識了。

我單獨一人在學校的 “downtown大街漫無目的遊蕩。 在這盛夏時節,突然之間,有幾聲旱天雷,跟著風雲變,下起了暴雨。我匆忙中走進一間 Diner,避雨兼醫肚。
Diner
內燈火通明,顧客如雲。Diner 外天昏地暗,雷電交加。


我排隊等待有十五分鐘,坐下在角落的小餐桌。有一白婦侍應,年齡六十來歲,上前招呼,她手腳利落,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做了幾十年 waitress 的人。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6th Sep 2012, 12:43 PM | 創作 | (97 Reads)

前言
我大學時代的兩位 roommate,才子和崩牙德。我一視同仁地全部掃射。  三舊時蝸居同學,德的經濟環境最富裕,但誰最 happy,有商權。


 

王宮
多年前有一位打煲呔的白人老闆跟我說:“Don, men have to learn to enjoy some finer things in life。” 我在似懂非懂之間想; 他在教我去學飲紅酒,如何用適合的酒杯;抽古巴雪茄,如何挑選精美的打火機襯托 ; 聽音樂,如何欣賞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
德爺姓王,我稱他的豪宅 “王宮”。 進入 “王宮”,這些“finer things” 全部在。
“王宮” 在北加州較為新的城鎮 Pleasanton。汽車出freeway,沿著林蔭街道向前駛,路窄車少,右邊是鄉村俱樂部綠草如茵的高爾夫球場,退休人士揮桿自如,悠閒地享受著這環境。遠方的來客立刻會有感覺, 到了富人區。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19th Jul 2012, 4:33 AM | 創作 | (162 Reads)

朋友才子告我在大陸酒店遇鬼,而且是女鬼,他更說是隻共產黨鬼。

我現在整理了一下,天馬行空,想做華仁蒲松齡。寫成講鬼笑話文章,新版聊齋-才子佳人 好讓大家輕鬆一下。

客棧

去年的一個晚上,才子下榻大陸四级客棧,地點是在廣州三元里附近,離火車站不遠的地方。不久前這兒是農村,屬於廣州的郊區。歷史上發生過自發的武裝抗英鬥。到而今,這裡已是高樓大廈林立,人潮滾滾,民工聚集之地了。才子進入客棧,他聽不到半句廣東話,人們全部使用普通話交流。 這地方他以前住過。 見怪不怪。

房間裡面蟑螂爬串,廿五火燈泡沒有廿五火火力,這令房間更覺幽暗。黃色的燈光照在天花板上,看到幾灘雨水的痕跡。天花板角落掛著一張的蜘蛛網。 有唧唧喳喳聲音,明顯是老鼠在牆角嬉戲。 愛國如我者,都頂不順(國語)。列位看官,才子不怕蟑螂只怕蚊,幾只中國大蟑螂,何足懼哉。


村姑已經收了一百二十元人仔,才子也算闊綽,打賞了二十元小費。她才剛剛離開。劣品花露水香味還沒有在枕頭散去。 才子累,沉沉入睡,一只蟑螂在他的大腿上爬行,帮他撓痕。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6th Jul 2012, 5:37 AM | 創作 | (723 Reads)

前言

受朋友所託,為他父親百歲壽辰寫文章以致慶賀。朋友是洛城網壇相識,我認識世伯也有多年了,雖然和老人家少有說話,但每次看見他,他總會伸出一雙柔軟如綿的手握住我,和我道好。老人手長過膝,手心紅潤,手背黝黑,好一雙飽經滄桑,勤勞勇敢的手。的手握得強而有力,神彩飛揚的眼睛注視著我,顏容已改,童心未泯,那躍躍欲動的頑皮孩子樣令我對這老頭感到無限興趣,這百年人瑞,我真想把他的一生了解清楚。

我欣然接受了這寫文章任務。

香港

朋友安排訪問他的父親。有一年沒有見老人家了,他坐在輪椅上,身形更顯消痩,更不愛講話,我俯身和他握手,感覺他的手力大不如前了。

問世伯:「Uncle,你在香港那所中學讀書啊?」
老人家在我的耳邊大聲地回答:「華仁!」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25th Jun 2012, 3:06 PM | 母校情 | (248 Reads)

1971年屆李榮康同學,痛於2012年月15日與香港浸會醫院因癌症去世。

喪禮安排如下: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13th May 2012, 5:45 AM | 創作 | (263 Reads)

黃姓朋友人過中年,喜得一麟兒,為兒子起英文名字事情傷透腦筋,來電徵求意見,要求我能出些主意,他希望名字要特別一點,不能是PeterBill,那種到處有的普通名。我建議Gregory

給孩子取一個英文名字不是件簡單的事。外國人的名字一把數得完,在這異國它鄉之地,王黃和汪三姓歸一,最易混淆,隨時可能有misidentify的無妄之災。 朋友有信心,認為自己的兒子將來必成大器,害怕別人把他兒子應得 credit佔據。如果不給兒子取個少人有的名字,他兒子的命運就跟阿蟲一樣,學校可能把兒子的學生證名字後面加一阿拉伯數字。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26th Apr 2012, 4:30 AM | 母校情 | (224 Reads)

同屆同學姚志江,已於上星期在新加坡去世。

喪禮會在4月27日星期五舉行。

吾人不勝哀悼。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8th Apr 2012, 7:47 AM | 活動 | (151 Reads)

Dear Wahyanites,

As you know, after Father Deignan’s retirement from his office as our principal, he has been devoting a substantial amount of his time with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al Leadership (the “HKIIEL”), a non-profit organisation founded by him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motion and development of basic human values, such as honesty, compassion, respect, self-discipline, tolerant,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etc.  (http://www.hkiiel.org.hk/). This is like promoting our Wah Yan Spirit to the outside world. 

In the last 15 years, the HKIIEL has been organising certificate programmes, parents’ courses, staff development programmes for schools, international and regional conferences and values-based seminars.  It also organises bioethics seminars catered to nurses, physicians, hospital chaplains, and medical staff, and ethics conferences for corporate individuals.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2nd Apr 2012, 5:42 AM | 創作 | (688 Reads)

詩云:
先生姓Good我姓陳,相逢共事費精神,無中生有施詭計,勸君得勢且饒人。
時過景遷年已老,回首恩怨似浮雲   異國謀生非容易,和而不同路可行。

先生姓好
先生姓Good,名Bob,Bob Good。我稱他好先生。好先生是我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正經」職業的老板。

好先生從內布拉斯加州來,母親是愛爾蘭人,父親是德國人,開一部舊pick-up,穿牛仔皮靴,戴牛仔帽。講話帶有濃濃的 鄉下音,典型農家子弟出身。先生身高六呎二,紅光滿面,精力過人。很不幸,他自小得有小兒麻痺,所以胳膊短而扭曲,上身闊大。下盤不大穩健,走起路來踏著 匆忙小步,和他一起走路,我總是聽到先生在後面那急速而有節奏的腳步聲,感覺到他的短手在擺動著,氣呼呼的,好像在催我走快點。

好先生是一個窮苦學生。畢業於USC 「南加州大學」數學系, 他用了六年時間才修讀完這學士學位,因為他是半工半讀。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24th Mar 2012, 5:13 AM | 活動 | (243 Reads)

請看Pius Lee的表演:

Pius的說明:I performed this at the Wah Ya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gala dinner in Aug 2010  in L.A. here.  A lot of people liked this.  As a matter of fact, I did this performance 4 times in the past 2 years for different associations at their events.  You can find some of them on youtube.  If I had a chance, I like to show it to Mr. Wong Chin Wah & seek for his comments.  

歌詞如下: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2nd Mar 2012, 4:17 AM | 創作 | (277 Reads)

(Donald Chen 又一力作,講述在美國生活的一個橫截面)

去年九月,我第一次行使大國公民的神聖職責,如約應召到羅省高等刑事法庭做陪審員。

刑事法院保安嚴密,過了安檢,大樓內有十部電梯,僅有六部可供普通人使用,電梯前人頭湧湧,刺青幫派朋友和西裝筆挺朋友在。大家等候電梯,秩序井然。

早上八點,在陪審團的五樓大堂已經坐了三四百人,能有幸入坐的,條件一是要滿十八歲,二是要做了公民。

 (閱讀全文)

華仁仔 | 1st Feb 2012, 3:43 PM | 母校情 | (315 Reads)

Dear David, Terence, Steve,

你們全部在我的「葡京沙圈行 」 一文做配角,主角才子,我照會了他,告訴要把他的事跡發表,他說沒問題,可能想搵多幾個客睇相測字。

5A文豪Chris梁幫助細佬,精心把 「葡京沙圈行」全文執過,文章靚仔好多, 現在可以去飲。再感謝他。

加拿大網站有位學長作家姓江,比我們高很多年級,江老師功力非凡。有儒者之風。他談孔孟,講詩,論美學,小弟等級不同, 看到似懂非懂。

我講朋友,朋友欠缺孔孟遺風,但我這朋友是有血有肉的人,我待他如同兄弟。 我講雞,d雞也很美麗。

加拿大同學會的網站有一點道德花園的味道,我把這文章擲上去,如果有道德同學被冒犯,我也沒辦法,這個世界,言論自由,我就是我。

何校長鍾意。想不到, 當年這位嚴肅的校長,越活越年輕,與五六十歲的年輕人打成一片,鶯燕文章也無所謂。

Regards,
Don.


華仁仔 | 1st Feb 2012, 3:07 PM | 母校情 | (1507 Reads)

葡京沙圈行(2011)

(謹以此文章,獻給我親愛的朋友X先生,祝福他一生快樂,永遠健康。)

詩云:

中國南陲港城西, 葡京買醉紙金迷,沙圈艷色亂人眼,風情自古賦詩題,

神女有心嫣然過,莽夫遊目渾忘妻,但願紅顏休薄命,免隨花落逐塵泥。

楔子

這是我三年來第二次到澳門,每次都喜歡去舊葡京,主要的原因不是那裡有世界聞名的沙圈,而是我有懷舊之情記憶中父親帶我到澳門葡京,給我五十元進賭場,我戰戰兢兢在大細檔贏了三十元那時候上岸不久,是鄉下仔一名,鄉下仔好奇心重,左顧右盼,眼花瞭亂,在賭場到處亂竄,賭場內人頭湧湧,賭客吞雲吐霧,吆三喝四,骰子聲、敲鐘聲、嘶叫聲......混雜在-。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經驗到這個世界,竟然有如此繁華熱鬧的地方。我看到五花八的賭博遊戲,全部都不大了了。簡直就如劉姥姥進大觀園。

回程船上,父親諄諄善誘對我說:「玩下可以,不能搏命。」我永遠記住父親的警世箴言,想到這些年來小賭給予我的刺激快樂,又想到了賭到身無分文的朋友,父親的話不是很精釆嗎?多年後,我番攤、牌九、百家樂、賭狗賭馬,全部通曉。將葡京作我愛賭人生的啟蒙地,確不為過。

良友

進入沙圈,要有志同道合的人相隨。我四十年朋友DAVID,筆名曼殊,我稱他才子,良友也。

「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 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

蘇曼殊這四句詩也真攝人心弦,這民國初年大詩人,行跡放浪形骸,喜歡沉湎於情欲之間。

才子愛慕蘇曼殊,也自認有多少蘇曼殊的才華和遭遇,故用曼殊為筆名。他畢業於UCLA。標準工程師,服務波音公司凡廿年,專門修理太空穿梭機的黑盒,本以為應循規蹈矩,可做到告老歸田,可惜時運不濟,一個裁員波浪,成了下崗工人。命運弄人,這下子失業把才子的才華全部激發出來,天生我材必有用,怎能讓他浪費生命,整天看住個黑盒子。柳暗花明,才子找到最合適自己的工作。他在Y城 華人電台深夜開講,科學知識,歷史故事,鹹鹹淡淡,風水算命,無所不講。聽眾多為三姑六婆,廚房佬,車衣工友,也有夜晚失眠者,包拗頸者……都能從善如流,故收聽率逐日增長。但人行起衰運,頭頭遇黑。他甚麼東西不好講,講陳水扁粒子彈是假嘢,得罪了綠營朋友,有台灣惡婦到電台鬧事。電台主管為息事寧人, 下了個封殺令,才子黯然收檔歸隱。

芒鞋破缽無人識」,近年,才子悄悄然移居東莞樟木頭,悠然自得,樂不思米國。閒時做起占卦先生,幫人睇相算命兼測字,拿起羅盤, 看陰宅、陽宅,指點迷津時有此地社會賢達,知識分子,要暗渡陳倉者,貪樟木頭地方不起眼,也需人探路作伴,才子好客好食好行煙花地,做枝盲公竹,賺番餐晏仔,何樂而不為呢。將蘇曼殊那句,「踏過櫻花第幾橋」改為「踏過胭脂第幾橋」,放在才子身上,更為恰切。

有才子禪修一詩為證:

人生苦短欲何求,風月無邊一色秋。禪心欲達真如境,神女遙指樟木頭。

我和才子有緣,當年求學,和崩牙德三人蝸居G縣,才子給我的見面禮物是表演一套詠春拳,拳風虎虎,令我對這一位香港同學刮目相看。之後,我發現此君非常特別,好多男孩子的愛好他都不會,他既不愛運動,也不打麻雀;既不玩紙牌,亦不會下棋;既不看球,更不賭錢, 做男人何樂之有? 匆匆幾十年過去,我恍然大吾,人生不需要興趣多多,也可快樂。才子在性方面,永遠走在時代的最前面。他把天賦的男性雄風,發揮得淋漓盡致,賽龍奪錦,現在才子好像在貽笑大家,你們興趣多多,浪費金錢,我一樣運動奪標就可以。

我這幾年,也經常返鄉。每次都和才子一起,他呼之則來,永遠有時間。因為他是香港人,大陸朋友無多,我介紹了他很多親戚朋友,飲飲食食無數次。才子為人和藹可親,且健談。大家都喜歡,他們經常問我:「肥仔點樣,他好嗎?」我和才子行街,我行頭,他跟隨,才子心廣體胖,近看如笑佛,遠望像國寶大熊貓,走起路來,上氣不接下氣,還拿住大包細包書,好論盡。朋友笑說,DAVID是阿噹的書僮。我心裏想,都有三分相似。才子一生,沒有受過共產黨的苦,但他思想反共,到處要買大陸禁書。才子一介書生,是知書識禮之人,要是他手瓜起展,說話炒蝦拆蟹,那就不是書僮而是保鑣了。一世朋友,今日我的環境較好,行街睇戲,我出大份,有什麼計較呢。

才子有掌上明珠,長得亭亭玉立,皮膚雪白像才子,身材高佻像媽媽。她去年USC碩士畢業,現在已服務於醫學界。我問才子,女兒有沒有男朋友,答:”有個台灣仔追求,長相像陳水扁。”我話:「唔係掛,咁橋!」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